韩外长否认“慰安妇问题法律上已终结”

“妈妈”玩手机拒绝喂奶 护士报警牵出贩婴集团(图)

钱仁凤站在母亲遗像前。未能见母亲最后一面是她的一大遗憾

钱仁凤的无罪判决书及释放证明

原标题:钱仁凤:拿到赔偿后给父亲看病

法制晚报讯 (记者李明德)2002年,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一幼儿园发生投毒案,1名2岁男童因“摄入毒鼠强”身亡,另有两名儿童经抢救脱险。幼儿园17岁的保姆钱仁凤被认定因与幼儿园园长不合而投毒。此后,经过昭通市中级法院及云南省高院审理,钱仁凤被判处无期徒刑。

入狱后,钱仁凤坚称自己无罪并遭受到了刑讯逼供,此后不断上诉、申诉,一波三折。

13年后,该案终于迎来转机。2015年12月21日下午,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下达了再审判决书,钱云凤被无罪释放。

虽然钱仁凤已被无罪释放,但在钱仁凤代理律师杨柱看来,这并不是本案的终结。“真正的凶手依然逍遥法外,钱仁凤无辜蒙冤13年,不能只以钱仁凤无罪释放就草草了事,还需给大家一个完整的答案。”

13年的牢狱之灾之后,31岁的钱仁凤终于踏上回家的路。《法制晚报》(微信ID:fzwb_52165216)记者与钱仁凤深度对话,探寻她出狱后的内心世界。

无罪获释 奶奶妈妈去世没见到她们最后一面

法晚:四天前你被云南省高院当庭宣判无罪释放,激动吗?

钱仁凤:没激动,也没惊讶。我很清楚自己什么都没做,我是被冤枉的。我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,只是这一天到来的太迟了。很多已经失去的无法弥补回来,要是能够早一点该有多好。

法晚:哪些已经无法弥补?

钱仁凤:奶奶在我坐牢第三年时去世了,妈妈今年5月份也去世了。要是能早点给我平冤昭雪,早几个月回来,也不至于连妈妈最后一面也没见上。这成了我一辈子的遗憾。我亏欠她们太多,从小把我抱大,一天都没赡养她,还让她承受那么大压力。13年来,一面都没见过,特别想她,做梦都哭着喊妈妈。

法晚:所以出来后连村都没进,直接到奶奶和母亲坟上祭奠母亲。

钱仁凤:是的,奶奶和妈妈一辈子在山沟沟里,从没走出过大山,吃了一辈子苦。她们太苦了。

法晚(微信ID:fzwb_52165216):在奶奶和母亲坟前祭奠时说了些什么?

钱仁凤:告诉她们我回来了,让她们在另一个世界能安心。

惊叹变化 父亲哥哥都老了从没接触过手机

法晚:回家那天你穿了一身红衣服,是特意选择的颜色吗?

钱仁凤:那是我嫂子花300多块钱给我买的,为了喜庆。长这么大第一次穿这么贵、这么好的衣服。以前都是十几块钱的衣服,还不舍得买。

法晚:到家后感觉变化大吗?

钱仁凤:太大了,好陌生。以前村里通往外界的都没路,现在有了条路,虽然在悬崖上,但比以前放羊的小路宽多了。家里还是老样子,摆放的东西还是我入狱前的那些,房子老了很多也破了,你看屋顶上面都露天了(她指着让记者看)。

父亲和哥哥都变老了,父亲以前很精神,现在苍老了很多。哥哥今年36岁,看着像46岁一样。看到这个家和他们,有说不上来的感觉,反正就是特别心酸。

村子上的人和儿时的伙伴也都是13年都没见过了,很多都不认识了,也不知道该称呼什么。要不是我父亲一个个介绍,我真不知道该喊什么。小时候的伙伴几乎都不在家,出去打工了,也没见着。

法晚:在家第一晚上睡的踏实吗?

钱仁凤:几乎没怎么睡,有些激动。心里很多话想和家人说,但一时又想不起该怎么说。想说的太多太多了,以后慢慢再说吧。

法晚:出来后一切都变了,适应吗?

钱仁凤:很不适应,跟当初被抓进去一样,好迷茫。我现在就会缝衣服、洗衣服。做饭这样简单的事情都不会,在里面也没做过。家里的电视开关我都不知道在哪里,手机也没摸过,根本不会用,不过这些以后我慢慢会学会的,只是时间问题。

法晚:之前的生活犹如跟社会脱节了。

钱仁凤:嗯,监狱里和外面是两个世界。在里面就是改造学习,根本接触不到手机这些东西。现在我的一切生活都要从零开始。我有信心能够学好,慢慢都会好起来。

狱中生活 边查字典边写申诉一封诉状写三四个月

法晚:13年监狱生活,肯定很难熬吧。

钱仁凤:太漫长、太漫长了,特别煎熬,可以用“度日如年”这个词来形容。

法晚:在监狱你一直申诉,从没放弃过。

钱仁凤:对,我一直不认罪。不是我干的,我不会认可。刚开始我也不知道还可以申诉,进去第四年时,有一次我在里面看到一篇文章,一个人被冤后在监狱里申诉后来被平反昭雪了。这个事情让我看到了希望,就像在黑暗的夜里看到了遥远的星星一样。我想我也是被冤枉的啊,所以从那时开始,我就学着写申诉。

法晚:这么多年,在监狱里面写的申诉多吗?

钱仁凤:也不太多,我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水平,很多字还不认识,都是慢慢查字典慢慢学着写。一般一封申诉状要写三四个月,反复修改才能写通顺。

法晚:寄出的申诉状有结果吗?

钱仁凤:没有,都没消息。不过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坚持,从没放弃申诉。不放弃才会有希望、才会有机会。在监狱我遵纪守规,和狱友们相处很好,从没发生过矛盾。申诉也都是通过正常渠道,我从不自暴自弃,一直很理性。有时候理性也是一种捷径,也是最有效的解决问题的办法。

法晚:是什么力量一直在支撑你?

钱仁凤:我的家人,我知道他们在村子里生活和思想压力很大,有我这样一个被判刑坐牢的女儿,父亲、母亲全家人都抬不起头做人。所以我必须要申诉,洗掉我的罪名。

法晚(微信ID:fzwb_52165216):你认为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什么?

钱仁凤:关键原因是公安不负责任,如果当时公安认真调查取证,也不会造成现在这个后果。当时我还是个孩子,他们刑讯逼供,在我意识模糊情况下逼迫我在审讯笔录上签名,我不签他们就代我签,然后强拉我手按上指印,让我认罪。

法晚:你心中对他们有怨恨吗?

钱仁凤:不恨了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。所有的不幸,从我接到无罪释放判决书那一刻起,应该画个句号了。恨别人的同时也是在恨自己,何必要折磨自己呢。

至今真凶还没被抓到,这肯定对我来说是不公平的,但我内心已恨不起来了。这就像小时候孩子一样,都有会犯错的时候,如能改正就好。我相信法律是公平的,我出来就好,不会想其他太多东西。

法晚:对于这个冤案,下一步该怎么样追责呢?

钱仁凤:我没想,也不会去想。我相信法律会公平、公正处理,这不是我该想的,也不是我所能做的。我该想的是以后该如何去生存、生活。

未来打算 最近将申请国家赔偿想开服装店或打工挣钱

法晚:准备什么时候申请国家赔偿?会提出多少钱的赔偿?

钱仁凤:最近吧,这些都要杨柱律师来做。具体多少钱,按照国家法律规定,律师会帮我核算。

法晚:拿到国家赔偿后,最想做的是什么?

钱仁凤:给父亲看病,父亲身体一直不好。还想把家里房子修一下,现在露着天,一下雨就进水。

法晚:对自己的生活没什么规划吗?

钱仁凤:有,想在县城开个服装店或者继续打工挣钱,补贴家里生活。

法晚:婚姻呢?想找个什么样的人结婚?

钱仁凤:在里面时候想过,但那对我来说是一种奢侈。现在刚出来,还没心思想这件事情。慢慢来吧,有些事情不能太心急,平常心态吧。遇到个踏实过日子的就行,别的也没想太多。

法晚(微信ID:fzwb_52165216):现在的你对幸福有什么不同理解?

钱仁凤:在监狱里的时候,做梦都想能够陪伴在父母身边,打扫家里的卫生,抹抹桌椅板凳,吃着自家田里的青菜,这就是幸福。

现在对于我来说,自由活着就是幸福。我感觉我的命运转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原点,回到了大山里,虽然还很贫穷,但能够自由的生活这就是幸福。稿件统筹:朱顺忠

文并摄/深度记者李明德

发自云南巧家县

“妈妈”玩手机拒绝喂奶 护士报警牵出贩婴集团(图)

最新文章
技术更多...
资讯更多...
运营更多...
图集更多...
下载更多...
商城更多...
推荐内容